父子俩嘴馋想吃“野味”,在庇护区里鸩杀52只野鸭获刑

嘴馋想吃“野味”,就鸩杀猎捕国度三有庇护人工植物(列入国度庇护的无益的或者有首要经济、科学研究价值的陆生人工植物名录的人工植物)。近日,由湖南省岳阳市君山区检察院提起的一起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案当庭宣判,卢某、卢某明因不法狩猎罪不仅要承担刑事责任,还被责令承担生态修复及生态损坏评价判定用度。

2018年12月4日,东洞庭湖自然庇护区管理局采桑湖管理站监控显示,东洞庭湖小西湖区域漂浮着大量疑似人工鸟类死体。经由过程对湖面搜索并捡拾鸟类死体,现场共发现52只人工鸟类死体,品种纷歧。经判定,死鸟体内均含有毒药呋喃丹成分。

原来,两天前,卢某带着两包呋喃丹乘坐父亲卢某明的趸船至东洞庭湖自然庇护区两门闸,因嘴馋想吃“野味”,后独自划船到趸船对面浅滩,向沿路湖水及浅滩投放呋喃丹。卢某明发现后,对卢某行动
进行口头劝止,告知他这是庇护区,不成投撒,但卢某不听劝阻,并将另外一包呋喃丹交给卢某明,让他帮忙投撒,二人将药品投撒到小西湖东闸“四方凼”区域。同年12月13日,岳阳市森林公安局对该案备案侦查。本年5月10日,父子俩投案自首。

据承办检察官介绍,卢某、卢某明投撒呋喃丹的行动
致使52只人工鸟类殒命。经判定,殒命的鸟类中有雄性绿头鸭3只、螺纹鸭3只、绿翅鸭4只、斑嘴鸭12只、翘鼻麻鸭30只,均被列入国度三有庇护人工植物名录。二人行动
违背狩猎法规,在禁猎区运用禁用方式狩猎,严重破坏人工植物资源。

“人工植物资源属于国度一切,是构建生态环境的自然因素,在保护
生态系统平衡中发挥着不成替代的作用。”承办检察官告知记者,卢某二人明知在国度自然庇护区却仍用投毒方式不法猎捕国度三有庇护人工植物,破坏东洞庭湖自然庇护区人工鸟类的生存环境,损害了社会公共利益和国度对自然资源的一切权。

本年7月25日,君山区检察院向法院依法提起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诉请卢某二人承担停止侵害、恢复原状、赔偿损失、赔礼道歉的民事侵权责任。法院依法作出讯断,以不法狩猎罪判处卢某有期徒刑六个月;卢某明拘役三个月,缓刑六个月,同时判令卢某、卢某明承担生态修复用度2.6万元,生态损坏评价判定用度7万元。

笔墨:张吟丰 古婧

(原标题:《嘴馋想吃“野味”,父子俩在庇护区里鸩杀52只野鸭》)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heliansys.com